header photo

导读297

刘亚伟:走出单一身份认同误区

November 5, 2017

导读:单一身份的划分,忽视人们之间本来就有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会导致挑拨人与人之间对立,会使我们所共享的人性受到了粗暴的挑战。

 

人,是你我他最本质的一种身份

 

身份认同本来是文化研究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其基本含义是指个人与特定社会文化的认同。这个词总爱追问:我是谁?从何而来?到何处去?后来被运用在社会学、政治学中。

 

应该说,人们的身份及其身份认同是古来有之的一种文化现象。传统的身份认同是一种固定认同,比如亨廷顿在文明冲突论中,把世界简单地分为东方和西方,这个文明和那个文明;而马克思的阶级划分和阶级斗争理论,把人划分为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就是一种单一身份认同的陷阱。

 

在他们这种身份的单一划分中,人往往被固定在单一的身份中,壁垒森严,难以逾越。

 

单一身份认同的误区,这个概念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在《身份与暴力》提出来的。他以此反对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中把世界简单地分为东方和西方,这个文明和那个文明,他认为这种划分赋予人们单一的身份认同,是一种罔顾事实而且十分危险的做法。

 

他指出,事实上一个人有多种身份,都可以有多种认同,宗教的、政治的、文化的、性别的、经济的等,而且互相重叠,漂移变换。

 

本来在一个正常社会,在日常生活中,一个人都具有不止一个身份。比如在家庭中的身份,在工作岗位上的身份,参加选举时的身份。工作中你可能是我的上司,在公益组织中,我可能是你的领导。然而在信仰上,你可能是天主教,他可能是基督教,或者是佛教、无神论者,等等。

 

单一身份认同往往容易导致对一个人的误解。比如文革中,对人的迫害,就是给人贴上“地富反坏右”黑五类、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修正主义分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保皇派、等等,然后就可以在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无限忠于毛主席,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名义下,对其批倒斗臭,再踏上一只脚,让其永世不得翻身了。

 

那时的人们,统统被分成两派,革命派和反革命派,你是哪派的,你忠不忠于毛主席,保皇派还是造反派,是拥护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还是刘少奇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追随者,成为亲不亲阶级分的标志。

 

甚至在家庭中,最自然的血缘伦理,都要让位给革命伦理的单一身份认同。母亲说了一句对毛质疑的话,儿子就可以去举报,最后导致母亲被枪毙。我姑姑家是富农,我家就和姑姑家几十年不来往,直到姑姑去世,我都没见过姑姑一面。

 

阿玛蒂亚·森的告诫是:应该避免对某个单一身份的认同,既然我们不可避免地拥有多重身份,在每一情况下,我们必须确定,各种不同的身份对于我们的相对重要性。

 

为什么这么告诫?

 

这是因为单一身份的划分,忽视人们之间本来就有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会导致挑拨人与人之间对立,会使我们所共享的人性受到了粗暴的挑战。

 

比如前段时间某个党媒在批评任志强时,所喊出的党性泯灭,人性猖狂之类,就是把某个组织所要求的党性,与全人类共同享有的人性对立起来。

 

这样一个单一划分的世界,会人为地使我们所实际生活其中的多重而有差异的世界更具分裂性,煽动仇恨之火总是乞灵于某种支配性身份的精神力量,似乎它可以取代一个人的所有其他关系,并以一种很自然的好战方式压倒我们通常具有的人道同情和自然恻隐之心。

 

那些被人有意挑起的仇恨像野火一样迅速蔓延。只要略加煽动,人们对某一群体的认同感就可迅速膨胀,最终演变成残虐他人的武器。

 

以至于就在前几年还发生过北航一位姓韩的教授,可以当街猛扇一位老人的耳光,理由是他说了对毛不敬的话。

 

在追求自由民主的人群中,这种单一身份认同的情况也依然存在,一些朋友仅仅由于任志强、马晓力是红二代,就无视、贬低任志强、马晓力在关键时刻所起积极作用。很多,这里不一一列出。

 

自由主义价值观的一个重要内涵,就是尊重人们之间个性与身份的多种多样的差异,坚决反对将人们按某一单一的、鲜明的界限来进行划分。

 

事实上,潜在冲突的一个主要根源,就是假设可以根据某种组织或观念、文化、价值观对人进行单一的划分。

 

关于这种单一划分所产生的信念一旦占据支配地位,社会撕裂就会成为现实。

 

单一身份认同的理论,也可以当做分析好人为什么会作恶的另一个思维工具。

 

回忆我们这一代从小接受的教育,都反复地告诉我们,组织高于一切,组织赋予的身份是最重要的身份,是压倒一切的身份。当这个身份与其他身份发生矛盾时,其他身份要服从于这个身份。

 

所谓个人服从组织,就是这个意思。

 

专制国家的政府控制了社会的所有资源,在他们的组织之外不准许另外的组织存在,把持了人们进步发展的机会,最容易形成单一身份认同。

 

请记住:人,是我们每一个人最本质的一种身份。当一个人脱去所有社会身份之后,就会看到,你和所有人都是同类,和所有人一样,是一个人。

 

刘亚伟,山东曲阜人,北师大研究生学历。自由作家,独立学者。致力于推动中国政治制度现代性转型。近期有微讲座《自我启蒙与救赎》系列。

五柳村2017年11月6日(星期一) 中午11:36收到

Go Back

Comment